江苏快3 500期走势图|江苏快3开奖走势图
歡迎進入海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天涯海角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信息公開 > 理論探討

關于我省畜牧業發展情況的調研報告

作者 :海南省人大常委會專題調研組編輯 :楊小涵來源 :海南人大網發布時間 :2016年06月28日

根據省人大常委會2016年監督工作計劃,從3月下旬開始,省人大常委會農村工委邀請我省畜牧高中級專家2名以及農業廳1名業務處室人員共同組成調研組,對全省畜牧業發展情況進行了調研。調研組首先到農業廳召開了座談會,然后深入海口、儋州、瓊海、文昌、澄邁、定安等6個市縣,聽取市縣政府匯報,走訪了23家規模養殖場(小區)、3家原種場、2家雞苗孵化廠、4家飼料生產企業、2家規模屠宰加工企業、4個農民專業合作社。通過調研了解我省畜禽繁育、養殖、加工、流通、銷售等方面的基本情況。現將調研情況報告如下:

一、近年來我省畜牧業發展取得的成效

畜牧業是我省農業農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保障農產品有效供給,穩定增加農民收入,保護和改善生態環境,維護社會經濟穩定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2010年以來,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好扶貧攻堅戰目標指引下,在支農惠農強農政策支持和“無疫區”品牌效應的推動下,圍繞“保供應促增收、抓防疫保安全、上規模增效益、做特色強產業的發展思路,依靠科技內涵發展、圍繞特色重點突破,現代畜牧業產業體系初步構建,畜牧業取得長足發展,綜合生產 能力 顯著增強。

(一)綜合生產能力穩步提升

海南是我國首個也是目前全國唯一的無規定動物疫病區,畜牧業在我省農業中的地位不斷得到鞏固和提升。2010年以來,我省充分發揮無規定動物疫病區的作用,依托畜牧科技創新,做好標準養殖規模經營,科學防控疫病,克服(H7N9)禽流感等動物疫病和“威馬遜”、“海鷗”等強臺風的不利影響,實現了畜牧生產的平穩增長。據統計:2015年全省實現農林牧漁業總產值1322.31億元,按可比價計算,比上年增長5.3%,其中畜牧業增加值為141.67億元,按可比價計算,比上年增長2.6%,占全省農林牧漁業完成增加值16.1%;肉類總產量82萬噸,禽蛋產量4.4萬噸,牛奶產量2312噸,分別較上年增長3.2%、15.9%、1.44%。一些市縣畜牧總產值占到農業總產值的三成以止,如定安縣2015年畜牧總產值達21.82億元,占全縣農業總產值36.6%。畜牧業已經成為該縣農業經濟和農民增收的支柱產業。如果以全產業鏈(從飼養到餐桌,包括飼料獸藥、飼養、銷售、屠宰、深加工)價值計算,畜牧業已是一個總產值800億元的大產業,產值比2010年增長明顯。2011年一2013年,隨著生豬散養戶的不斷退出,我省生豬存欄數出現下滑,2014年以來,通過實施保能繁母豬、保規模養殖、保生豬大縣“三保”發展戰略,生豬生產快速恢復發展,目前已恢復至歷史較好水平。家禽業規模化水平和生產效率顯著提高,產值占據畜牧業半壁江山。牛羊養殖規模化程度不高,養殖30一60頭規模的農戶快速增加,發展勢頭良好,市場需求旺盛,效益較為可觀。

(二)產業化經營進一步發展

隨著經濟快速發展和改革的不斷深化,我省畜牧業堅持以市場為導向、資源為依托、龍頭為帶動、品牌為核心,推動資源、技術、資金向優勢區域、主導產業、龍頭企業和知名品牌轉移。優質海南黑豬、文昌雞、海南黑山羊和海南肉牛等地方特色畜禽養殖列入省政府發展的農業主導產業,建設成效顯著。畜牧業區域特色逐步顯現,如海口、三亞、儋州、定安、澄邁等8個市縣年生豬出欄占全省的80.1%,海口、萬寧、儋州、樂東等東西部12個市縣年山羊出欄量占全省86.6%,羅牛山畜牧有限公司生豬產業規模化帶動顯著,文昌雞產業帶動1.6萬人從事養殖加工。定安縣四大養殖園區,適度規模區域產業化成效顯著,九大畜牧產業齊頭并進,帶動4337戶農民從事適度規模專業養殖。定安黑豬從養殖、運銷、加工到進入廣州、深圳四大城市三大超市實現一體化經營。全省省級以上畜牧龍頭企業發展到29家,羅牛山、海南瑞今、永基、譚牛文昌雞等一批國內知名企業,帶動了產業的集聚;溫氏集團等一批“三資”企業投資興辦規模養殖,推動了畜牧業生產經營方式的變革。以儋州溫氏、澄邁海平達、定安南華為代表的3種具有較高組織化水平的典型模式應運而生,充分利用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民經紀人和廣大農戶的緊密合作關系,建立風險共擔的利益聯結機制,為畜牧業高效發展創建了新型組織模式。

(三)生態循環養殖模式逐漸興起

為貫徹落實省委八次黨代會提出的“堅持科學發展、實現綠色崛起”的總體要求,我省大力發展以達標排放、集中處理、種養結合、就地轉化等技術為主的生態循環養殖模式,極大的改善了農村人居環境,保障了飲用水源的安全,生態循環養殖場占全省規模養殖場的58%。定安縣開展適度規模標準化生態循環養殖,因地制宜就地轉化養殖糞污,有效促進經濟生態同步發展,其中定安新竹南華生態產業園區,在科學論證的基礎上把5230畝的園區劃分為15個養豬小區、8個養鵝小區、45個養鴨小區、7個養雞小區,實行禽畜-沼-魚和禽畜-沼-電-農作物的生態循環養殖模式,極大地保護了當地生態環境,提高了養殖戶生產效益。2015年該園區創產值8700多萬元,帶動120戶農民,戶均純收入14萬元。儋州鑫棠牧業有限公司是一家萬頭以上規模養豬企業,他們利用豬排出的糞便作為沼氣的發酵原料,產生沼氣作燃料,沼渣經過發酵加工成有機肥,形成“以畜養沼、以沼變肥、以肥促農、產業聯動、生態循環”的發展格局,有效解決了規模養殖污染環境與有機肥不足的問題,同時他們還通過對養殖場污水進行深度處理,達到排放標準。

(四)動物疫病防控取得新成效

全省堅持“預防為主、依法治疫”的防疫方針,貫徹“抓防疫保安全”工作主線,完善“政府保密度、部門保質量”責任制度,健全了獸醫行政管理、動物防疫技術支撐、動物衛生監督、動物疫情監測、動物防疫屏障、無疫區法規“六大體系”,建立了強制免疫、免疫抗體效果考核、動物疫情監測報告、申報檢疫和產地查詢的“四大機制”,實施了動物免疫、健康養殖、以冷鮮肉代替活體肉用動物跨省調運的“三大”防疫策略。全省已設立省級動物疫情監測點8個,市縣級動物疫情監測點140個,不斷建設完善9個省際動物衛生監督檢查站,建成海口和三亞2個省際邊界動物隔離場,2015年全省實現口蹄疫、禽流感、豬瘟、新城疫、狂犬病等重點疫病的免疫率達100%,防控重大動物疫病的能力明顯提高,無疫區建設取得顯著效果。

(五)品牌建設有序推進

“品牌控制市場、市場體現效益”,為提高我省畜牧產品在市場的競爭力,在無疫區品牌效應的帶動下,通過政策引導、資金扶持、優化服務等一系列措施,我省畜牧業品牌建設在“質”和“量”上已有了快速發展,成績顯著。幾年來,不斷涌現出羅牛山股份有限公司、海南瑞今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譚牛文昌雞、永基什嶺雞等一批國內知名企業;培育出“儋州雞”、“定安黑豬”、“定安鵝”等一批具有地理標志認證的產品;創建了“譚牛文昌雞”、“瑞今黑豬”等一批享譽海內外的名優產品。為擴大海南畜牧品牌的知名度,推銷海南畜牧產品,全省各級政府和畜牧行業充分利用中國海南(屯昌)農民博覽會、中國西部現代農業博覽會、中國(廣州)國際食品食材展覽會和“冬交會”等平臺,促進生產與銷售緊密融合,尤其是加強文昌雞、什嶺雞海南黑豬、白蓮鵝等名特優禽畜產品的促銷,推進特色產品出島進超。2015年,定安黑豬在廣州、深圳等城市的沃爾瑪、百佳、歐瑞三大高端超市,半年時間發展專柜93家,每天銷量達100頭;海南成為香港許可的活雞(文昌雞)進口地,市場優勢突出,品牌效益顯著。

(六)畜牧養殖成為農民脫貧致富的重要途徑

為圓滿完成我省全面脫貧任務,省委省政府制定的精準扶貧10項措施,獲得中央肯定,其中第一條“發展特色產業脫貧”中就提出要因地置宜發展養殖業,通過畜牧養殖脫貧致富。目前我省具有畜牧養殖優勢的市縣正實施畜牧養殖脫貧計劃。2015年,定安縣利用中部農業發展資金扶持56家合作社,376家規模養殖戶發展定安黑豬、定安鵝、定安富硒雞、黑山羊養殖,每個合作社聯手帶動貧困戶20—40戶,每個規模戶帶動貧困戶2—5戶,共聯手帶動貧困戶2819戶,聯手聯業,養殖致富。儋州市是我省的畜牧養殖大市,他們正根據自己的養殖優勢對全市11031戶貧困戶,計劃通過畜牧養殖脫貧的就有6300戶,2016年至2018年每年脫貧人口2100戶。澄邁新華達白蓮鵝產銷專業合作社 “白蓮鵝”品牌帶動了澄邁、海口、瓊海等地九十多個鄉鎮共1800多戶口農民走上了脫貧致富之路,他們通過實行“統一鵝苗、統一飼料、統一防疫、統一技術、統一銷售”的管理模式,實現了企業、養殖戶的共贏和發展。據規模飼養1000只白蓮鵝的養殖戶介紹,養殖白蓮鵝90天左右就可出欄,重量可達8一9斤,成本大約在80元左右,回收價格大概在25元/斤,一批就可獲利4萬元左右,一年養三批,一年收益大概十多萬元,可實現當年養殖當年脫貧的任務。

二、我省畜牧業發展存在的主要問題

近年來,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和農業部門的積極推動下,我省畜牧產業取得的成績令人鼓舞,但畜牧產業發展中存在的問題也不容忽視。如我省地方畜禽品種資源保護力度弱,養殖污染問題仍顯突出,動物衛生監督機制體制尚未理順,鄉鎮基層執法存在法律盲點等。

(一)我省地方畜禽品種資源保護形勢嚴峻

地方畜禽品種資源在畜牧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是保護生物多樣性、培育新品種、實現畜牧業可持續發展的寶貴資源。目前,我省共有8個國家級和18個省級地方畜禽遺傳資源,并分別被收入了國家級和省級地方畜禽品種資源保護名錄。這些地方畜禽品種資源在我省,甚至在國內外畜牧業中都是獨一無二的稀缺資源,也是我省特色畜牧產業的核心資源和可持續發展的基礎。但目前我省除文昌雞、五指山豬、屯昌豬由國家資金支持開展保種工作外,省內沒有相關政策和資金用于地方品種保護工作,只能依靠市場調節機制來維持生存,我省的地方畜禽品種資源的保護和開發利用工作還處于一種無序、原始的狀態。市場追求的是高產和更大的經濟效益,地方畜禽品種資源因其生長速度慢、產肉性能低等不良因素,而被市場放棄,使其所帶有的具有極高開發利用和保存價值的遺傳基因也一同被滅絕。其中在國家級品種資源海南豬四大類群(即定安豬、屯昌豬、臨高豬、文昌豬)中,文昌豬已經滅絕,其他三個類群中至少有兩個原種豬也呈急劇減少的狀態。調研中了解到,即使全省僅有的建立了較為完善的種源繁育體系的文昌雞原種雞中,完整具有上世紀八十年代前文昌雞遺傳基因的種雞也為數不多。其他地方品種如海南黃牛、海南水牛、臨高豬等則不但沒有建立起核心保種場,而且也沒有相應的系統的種源繁育體系,有些采用群內留種或者限定在一個小范圍內留種,導致近親繁殖,品種退化嚴重,出現了生產性能降低、個體變小,疾病抵抗力減弱以致種群急劇減少,瀕臨滅絕等問題。

(二)鄉鎮動物衛生監督機構體制欠缺,執法主體不當

按照《 中華 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和《國務院關于推進獸醫管理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等相關法律法規要求,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設立動物衛生監督機構,作為動物衛生執法機構,依法負責動物、動物產品的檢疫和其他有關動物衛生監督管理執法工作,設立官方獸醫和執業獸醫制度,“官方獸醫應當具備規定的條件,取得國務院獸醫主管部門頒發的資格證書,并經獸醫主管部門任命”,動物衛生監督機構的官方獸醫具體實施檢疫。動物衛生監督機構或其派出機構才具有動物及其產品檢疫的執法主體資格。全國人大法工委、國務院法制局和農業部聯合編發的《動物防疫法釋義》也明確指出:“此規定具有排他性。動物衛生監督機構是動物檢疫唯一的執法主體。除此以外,任何公民、法人和其他社會組織都沒有資格對動物及其產品實施檢疫,換而言之,即使實施了檢疫,也沒有法律效力”。而目前我省的現狀是,除儋州、萬寧兩個市縣成立鄉鎮衛生監督分所,其他各市縣在鄉鎮機構改革后,原鄉鎮畜牧獸醫站合并到鄉鎮農業服務中心,劃歸鄉鎮管理,成為鄉鎮政府下屬事業單位,其機構不屬于動物衛生監督系列,因而不具備執法主體資格,其成員不屬于官方獸醫,不能承擔動物衛生執法職責。但實際上鄉鎮是動物和動物產品檢疫及動物疫病防控工作最基層的單位,檢疫人員擔負著本鄉鎮轄區內動物、動物產品檢疫及其他動物防疫的監督管理工作,擔負著本轄區內生豬屠宰職能監管和肉食品質量安全監管工作。目前我省大多數鄉鎮的檢疫人員為編制外的聘用人員,沒有執法資格、也缺少相應的業務技術,不能簽發檢疫證。以瓊中縣為例,全縣15個屠宰場(點),均由編外的檢疫人員15人負責生豬屠宰檢疫工作,其中單人負責的屠宰檢疫點10個。按動物防役法的規定,這些檢疫人員不是官方獸醫,不具備執法資格;且行政強制措施必須由2名以上執法人員實施,由1個人單獨實施也是不合法的。可以說,全省大多數鄉鎮基層就是在這種不合法狀態下開展動物衛生監督工作的。

(三)養殖用地問題制約畜牧業的發展

按照海南省土地利用總體規劃(2006一2020年)第四章第十九條:“組織開展畜禽水產養殖用地調查和規劃,積極發展標準化規模養殖,對于新建畜禽水產養殖場(小區),應按照鼓勵利用廢棄地、荒山荒坡和河湖水面等未利用地、盡可能不占或少占耕地的原則,發展畜禽水產養殖,禁止占用基本農田”的規定,沒有把畜牧業用地納入土地總體規劃,也沒有對畜牧養殖用地進行明確的界定。調研發現,畜牧業養殖用地難已經是一個廣泛存在的問題,無論散養、專業戶飼養,還是規模飼養,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用地難問題,特別是規模養殖場在選址布局、設施、防疫、環境治理等方面的嚴格要求導致用地難問題更為突出,用地問題已嚴重制約了畜牧業的健康發展。

(四)養殖污染問題依然存在

隨著我省國民經濟的蓬勃發展,畜牧業生產規模不斷擴大,集約化程度不斷提高,但隨之而來的畜禽糞便的集中生產和任意排放導致了農業生態環境的惡化和資源退化。由于目前畜禽養殖糞污集中處理成本偏高,部分畜禽養殖者糞污處理意識薄弱,設施設備和技術 力量 缺乏,加之農民散養傳統習慣依然存在,個別養殖場消糞池不配套,致使畜牧業所帶來的污染問題還未能從根本上解決。全省規模養殖場排泄物用于制造沼氣的利用率僅為58%,養殖業廢棄物農牧結合生態循環的綜合利用率更低,距離國家要求爭取到2020年規模養殖場配套建設糞污處理設施比例達75%以上還有較大差距。

(五)養殖環境有待進一步優化

畜牧業是我省大農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加快畜牧業的發展,關系到農牧民脫貧致富奔小康和保障社會的有效供給,對國民經濟穩定和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近年來,國家和省里在畜牧業發展方面出臺了一系列優惠政策和改革措施,但有的市縣落實不夠徹底,服務意識淡薄,創新意識不強。調研發現:一是《關于調整銷售電價分類結構有關問題的通知》(發改價格[2013]973號)中規定畜牧業生產用電按農業生產用電價格執行,而全省大部分市縣畜牧生產用電是按非普工業用電收取,差價約0.3元/度;二是養殖環評受用地性質和費用高的影響而難以開展。

三、幾點建議

近年來,畜牧養殖越來越受到農民的重視,在去年畜牧價格高位推動下,無論是畜牧養殖戶還是加工企業都收到豐厚的回報,畜牧產業已成為全省農民增收農業增效的重要組成部分, 要保持全省畜牧產業的可持續健康發展,建議做好如下工作。

(一)科學制定畜牧業發展規劃,有效指導產業發展

畜牧業是海南農業農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按照因地制宜,生態循環發展的原則,科學制定全省畜牧產業發展規劃。一是實行區域化布局,劃定畜牧養殖適養區、限養區和禁養區。要通過合理布局,統籌規劃,推進畜牧規模化標準化養殖場建設,培育一批具有區域特點、行業特色的畜牧養殖示范區;二是以“多規合一”改革為契機總體劃定畜牧養殖用地,合理界定全省畜牧養殖用地面積,保持產量的穩步增長。

(二)依法做好畜禽品種遺傳資源保護,確保可持續發展

袁隆平正是利用了海南野生水稻的遺傳資源,才創造了選育超級水稻的世界奇跡。我省每一個畜禽品種遺傳資源都帶有一些珍貴的、不可代替的優質特色遺傳基因,因此,我們要以高度的歷史責任感和緊迫感依法做好地方畜禽品種資源的保護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畜牧法》第九條明確規定“國家建立畜禽遺傳資源保護制度。各級人民政府應當采取措施,加強畜禽遺傳資源保護,畜禽遺傳資源保護經費列入財政預算”。第十三條規定“省級人民政府畜牧獸醫行政主管部門根據省級畜禽遺傳資源保護名錄,分別建立或者確定畜禽遺傳資源保種場、保護區和基因庫,承擔畜禽遺傳資源保護任務”。我省畜牧主管部門應明確未來5年(“十三五”期間)我省地方畜禽品種資源保護和利用規劃及具體實施方案,尤其要將我省目前已經國家和省認定的18個國家級和省級畜禽品種資源以及海南和牛逐一制定具體的保護方案,明確目標責任,開展切實有效的保護和開發,同時進一步開展新的品種資源調查和認定,擴大畜禽遺傳資源保護范圍,切實做好我省畜禽遺傳搶救保護和開發工作。要加大財政支持力度,落實經費,建立完善的地方畜禽品種繁育體系,提升地方畜禽品種養殖規模和標準。

(三)依法健全動物衛生監督體制機制,確保依法行政

根據《動物防疫法》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工作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若干政策的意見》(中發〔2005〕1號)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中發〔2006〕1號)精神,國務院先后頒發了《國務院關于推進獸醫管理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國發〔2005〕15號)、《國務院關于深化改革加強基層農業技術推廣體系建設的意見》(國發〔2006〕30號)和《國務院關于做好農村綜合改革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國發〔2006〕34號)等文件,明確提出“建立健全獸醫行政體系”:縣級要建立“獸醫行政管理機構”、“獸醫行政執法機構”和“獸醫技術支撐體系”三個機構,并由獸醫行政管理機構對獸醫行政執法機構和技術支撐體系“歸口管理”;鄉鎮“由縣級獸醫行政主管部門按鄉鎮或區域設立畜牧獸醫站,人員、業務、經費等由縣級獸醫行政主管部門統一管理,承擔動物防疫、檢疫和公益性技術服務職能。”“種植業、林業、農業機械、水利等農業技術機構可以選擇在鄉鎮范圍內進行整合的基礎上綜合設置”,但“畜牧獸醫機構按照獸醫管理體制改革的要求合理設置。”因此,建議按照《動物防疫法》及國務院文件規定,將鄉鎮畜牧站從鄉鎮農業技術服務中心分離出來,設立鄉鎮畜牧獸醫站和動物衛生監督分所,一個機構兩塊牌子,一套人馬,確定編制,列入財政預算,負責鄉鎮動物衛生監督執法、畜牧獸醫行政管理和技術服務,以及動物及其產品質量安全監管等工作。理順管理和執法體制,明確管理執法責任,確保依法行政。

(四)建立畜禽價格保險制度,增強風險防御能力

海南遠離大陸物流不夠發達而且自然災害較多,經常出現“肉賤傷農”的情況,為避免禽畜價格重復“過山車”現象,我省應探索建立禽畜價格保險機制,進一步發揮政府“保災害、保基本、保規模”的調控職能作用,增強抵御市場價格風險的能力。

(五)加大資金投入,拓展融資渠道

調研發現,很多農民對畜牧養殖愿望非常迫切,已有養殖場的還想再擴大規模,但苦于資金短缺、融資困難,而不得不放棄。要解決資金問題,我省應積極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和財政支出結構,制定財政收入扶持現代畜牧業發展資金穩定增長機制;創新貸款抵押和擔保機制,鼓勵金融機構采取質押貸款、抵押貸款、聯合擔保貸款、信用貸款等多種形式為畜牧發展提供金融服務;加快金融組織創新,在引導各級郵政儲蓄所、農村信用社等金融機構為畜牧業信貸服務主力的同時,積極穩步推進小額貸款公司試點和爭取村鎮銀行擴大試點工作,更好引導民間資金投向畜牧業,進一步拓寬畜牧企業和養殖大戶信貸融資渠道;加大招商引資力度,積極搭建平臺,組織參與畜牧業、畜產品加工等行業展會,吸引國內外金融組織資金、外商資金相投項目區,借勢借力發展海南畜牧業。

(六)加強特色畜禽良種繁育體系建設

圍繞改善品種結構,提高產品質量,增強市場競爭力,大力實施畜禽良種繁育體系建設。按照“原種場、繁育場和商品場”的繁育模式規劃建設,加強具有地方特色如海南黃牛、文昌雞、什嶺雞、加積鴨、東山羊、海南黑豬、白蓮鵝等特色品種的保護和利用,依托龍頭企業建設一批原種場和擴繁場,增強良種供應能力。適當引進國內外優良品種,推動產學研結合,改良和培育一批優良畜禽新品種。實施畜禽良種補貼,完善基層技術推廣體系,有計劃地組織雜交改良工作。充分發揮科研院所和大專院校作用,提高科技支撐能力。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地址:海口市國興大道69號海南廣場人大辦公樓

瓊ICP備05002685號 郵編:570203

瓊公網安備 46000002000006號


江苏快3 500期走势图 时时彩组三开出规律 重庆时时踩开奖视频 山东时时11选5 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星光彩票星光彩票网站登录 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 时时走势图怎么分析 龙虎技巧公式图片 pk10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28全包不去号能赚吗